导航
导航

3014考古重大发现(搞笑)

网络传播的,来源没找到,转发过来。

3014年,考古现场内,人头攒动,工作人员小心地刨去旧土,正在进行紧张的补救处理。

陈教授认为,301号墓室可能追溯到1000年前,墓主年龄不大,在生前似乎颇有显赫地位,之所以这样判定,乃是因为在墓室中,还发现了3位陪葬人员,3位人牲可能是奴隶,也可能是墓主的妾室,在DNA鉴定前,暂时无法确定。

“1位墓主,3位陪葬,这在同时代出土的墓室中,是不多见的,我想我们要改写历史了。”

张教授却持不同意见,他哼了一鼻子,看起来很不屑。

“老陈啊,你还是要加强你的姿势水平啊,你难道不知道,1000年前,有一种墓室,叫学生宿舍吗,往往都是4人合葬,高低错落,你凭什么认为,这就是陪葬?我看呐,是群葬!“

记者们一片哗然,纷纷掏出小本子记录。

陈教授摆摆手,他认为,现在不是讨论下葬规格的时候,只要弄清了墓主的身份,自然迎刃而解。

张教授摇摇头,叹了口气。

“老陈啊,谈何容易,我们发现,原本墓室中的卫生纸,已经被盗墓者盗取了,证据就是在墓室上方发现了一个盗洞。”

陈教授如遭雷击,因为按照考古常理,只要找到卫生纸,就能通过还原其上的DNA,精准的定位墓主身份,至于为什么总是能在卫生纸上发现DNA,至今还是一个未解之谜。

“这是我国考古界的又一大损失!”

“不慌,虽然没找到卫生纸,但是我们发现了这个!”

陈教授挥挥手,助手捧上密封袋,从里面儿小心捏出个手掌大小的塑料块儿。

“这是什么?”陈教授问。

张教授微微一笑。

“我想我们终于发现了传说中的陪葬品——手机。”

隔空对话,凭空取像,还能发表情,震动,甚至与人对话,考古界一直认为这只是古人的臆想,没想到,今日发现了第一例实物。

“放屁!三星堆出土的那台三星,大是大,但后来经过考据,只是个切菜用的砧板,我看这个塑料壳子,搞不好是块儿窑砖。”

张教授摇摇头,说老陈啊,你的姿势水平落后就算了,还急躁,你只看外形,却没有注意花纹,我们仔细的清理过,在这台手机的背部,有一块儿浅浅的印花,确实出自古人笔法,造型类似苹果,我们认为,这个手机,很好的代表了乔家坡遗址的S型上层文化。

见陈教授还是不服,张教授戴上白手套,捏过那台塑料壳子,在右侧突起轻轻长摁。

开机了。

“我操。”

记者们炸锅了,闪光灯不停。

“老陈,它还有电。”

陈教授蹲在地上,哭得泣不成声。

“这是我国考古界的大发现啊!”

陈教授认为,这台手机,按规格,和罗家店发现的4号殉葬人牲,既传说中的软体女尸一样,是我国,不,是世界考古大发现。

“不一样,我认为那件所谓的软体女尸,应该不是人牲,反倒是奴隶制后期出现的人牲替代品,墓室中罕见,但不能说没有,文献中有记载的名称,应该是充气娃娃,这东西在档次上不如手机,我们这个,才是真正的国宝。”

正说着,手机的屏幕亮了。

陈教授说,老张,不管别的,咱们先看看,能不能从手机上找出墓主的身份,携此神器入葬,这人绝非常人,只怕是皇室也未可知。

“一个皇帝,一个历史上漏掉的皇帝,天呐…”

众人的视线下,张教授轻轻点击铃音。

“通过古曲,我们能轻易的辨别墓主的文化年代,因为不同时期的文化作品,有非常显著的区分。”

随着张教授的点击,一阵叮咚作响的古曲从手机中飘出,时隔1000年,还是如此美妙,众人屏息凝神,陶醉其中。

“今天,我怎——么不开心?”

“摩擦,摩擦…”

陈教授一拍桌子,不用说了,确实是1000年前的作品,这首曲子,应该是原始人类在失恋后的自然感情流露,在现今的河北一代仍有流传,如果我猜的没错,这首曲子,叫做我的花瓣靴。

“对对,我奶奶就会唱,我的花瓣靴,最是伤,是伤是伤,最是伤。”

有河北记者表示赞同。

“那么好,我们来看它的界面,我认为,手机的界面,能够判定墓主的生活习惯。”

随着张教授的拨弄,界面上出现了各种软件,当然,现在它们都处于停用阶段,但是能够与古人一样轻触屏幕,张教授垂老的手指仍然不住抖动。

“老陈,你看。”

随着张教授点开一款叫微信的软件,众人的心都揪到了嗓子眼。

软件中,出现了许多照片,都是古代的美女,尖下巴,大眼睛,穿着古代人称之为丝袜的礼服。

“好漂亮。”

张教授不禁喃喃自语,这些自拍被上传到大屏幕上,台下的记者们也经不住点头,全身说不出的火热。

“这么多漂亮的女人,墓主地位显赫是必须的,这些女人如果不是她的妻妾,那很可能是嫔妃,我依然认为,墓主是一位帝王。”

“是啊,这么多漂亮的嫔妃,这位帝王只怕是纵欲而死,历史上的名声不好,所以直接被史官抹去了吧。”

张教授擦了擦鼻血,指着其中一张。

”你看,这个女的,胸脯很大,确实符合1000年前以胸为美的价值观…等等,这个女人的名字怎么是四个字…”

“老张啊,这应该是古代东瀛敬献的美女,这位帝王,艳福不浅啊。”

众人哄笑,老张一震,浑身如同过电一般,若不是助手上前搀扶,只怕就要脑溢血而亡,他是太激动了,因为这一刻,就像一道闪电,照亮了我国考古界的永夜。

“这…这里有聊天记录!”

“在吗,女神?”

“呵呵。”

“在干嘛呢,女神。”

“去洗澡了哦,等会聊。”

“睡了吗?”

“恩。”

“女神?”

“女神?”

“天冷了,多喝热水。”
张教授关了投影仪,他整了整西装,银发梳地笔直,70岁的他,显出20岁的光彩,陈教授也不甘示弱,常年坐轮椅的他,竟然拄着拐杖,站了起来。

“朋友们,你们也看到了,首先,我要纠正我之前的错误,这不是一位皇帝,而是一位祭司,其次,我要在这里,向全世界的媒体宣布。”

张教授清了清嗓子,陈教授趁机抢过话筒。

“我们发现了神。”

全场静默,3秒钟后,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。

“这位祭祀确实在与一位活生生的神祗对话,从对话中可以看出,这是一位女神,看来,这位祭司日常的祭祀活动,主要是询问女神的起居住行,我们可以看见,女神非常喜欢洗澡,睡觉也很早,而且似乎喝热水可以恢复法力。”

陈教授带头鼓掌。

张教授喝了一口茶,指出,我们目前还无法知道这位女神主要掌管人类哪一方面,但从她照片中的吊带丝袜,当然,文献记载,这也是一种罕见的古代服装,目前还没有完整的陪葬品出土,从这双吊带丝袜带给我们考古工作人员的冲击来看,这位女神的力量很强大。

众人交头接耳,表示确实看久了,心里很燥热。

“这就是神力吧。”

陈教授补充,这还不是最令人欣喜的,更加重要的是,我们找到墓主的照片。

投影仪再次亮起,全场归于寂静,等待着奇迹的到来。

在短暂的,窒息般的安静之后,投影仪上出现了一位男子,这显然是这位祭司在祭祀前的自拍,这是个马脸的男人,相貌一般,可以用平庸来形容,鼻孔很大,眼睛很小,但是眼神中有一股桀骜不驯。

“各位,我还有一个更加重磅的消息要宣布。”

陈教授表示,我们从手机通讯录里,幸运的找到了墓主的姓名,同时,国家民政局已经派出了五十人工作组,比对301号墓室周围的2000户族谱,试图找到墓主的后人。

忽然,台上走来一位助手,在陈教授的耳边耳语了几句。

“老张,找到了。”

张教授点点头,压抑不住心中的泪水,哽咽道:“墓主的后人,我们找到了!已经到了现场!”

记者们面面相觑,四下寻找这位命运之子。

忽然,一阵潮水般的掌声,一位国字脸的男青年走上发布会的高台,他的背后,是他1000年前的祖先,似乎也为这一刻感到自豪与骄傲。

“真是太突然了,我现在才知道,我的祖先,是一位鸡丝。”

“一位祭司。”陈教授提醒。

“是的,我能够获得这份荣誉,要感谢考古工作组,感谢辛勤工作在一线的专家学者们!”

浓眉大眼的年轻人握住了陈教授的手,深深鞠躬,镁光灯闪烁,历史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是啊,有这样一位伟大的祖先,真是让人艳羡啊。

陈教授在心中这么想,压下了那渺小的困惑,毕竟,经过了1000年,人类的基因也在演变,长相也在随之变化。

可是,为什么他比自己的祖先,帅那么多。

算了,考古本来就有很多未解之谜嘛。

打赏
扫一扫,提供动力能源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支付宝扫一扫